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中国杰出的植物学家杜鹃王国中的方文培

2018-12-13 18:59:50

中国杰出的植物学家——杜鹃王国中的方文培

1月8日消息:他被誉为“中国杰出的植物学家”;他实现了“中国人编写中国自己的植物志”的愿望;由于在植物学领域的杰出成就,他被授予英国爱丁堡大学博士,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荷兰皇家学会会员等荣誉,他便是方文培。 忠县少年的志气 上世纪20年代南京东南大学图书馆中,一位少年正在浩瀚的书海中查找资料,这次,他想找的是两本植物学专着,然而,当他费尽气力从书架上抽出《中国植物名录》和《华西植物志》两本满布灰尘的专着时,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中国植物名录》和《华西植物志》的作者都是外国人,少年不禁愕然:中国人的植物志怎么能由外国人来编?“中国人应当有自己的植物志!” 这位立下志气的少年便是方文培。方文培,字植夫,1899年出生在长江上游一个小山城——忠县杨家街老寨,方父、方母是当地农民,质朴善良;祖父早年是一家造纸厂工人,粗通文墨,十分疼爱小孙子,一有空就教方文培读书写字。8岁那年,方家经济进一步恶化,一家人省吃俭用,东拼西凑把方文培送进了私塾。好在方文培并未辜负家人的期望,他是私塾里用功的孩子,深得老师赞赏。从小学,到中学、大学、出国深造,方文培没让家人操过一点心。 杨家街老寨虽是一个古老的山寨,却风光迷人,森林密布,儿时的方文培和小伙伴在丛林中嬉戏,对大自然的一切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对方文培而言,私塾里学到的是《大学》《中庸》,大自然如同一位启蒙老师领着他走进了自然王国的殿堂。 几年后,方文培进入忠县中学读书,他时常感慨白天太短,晚上偷偷在被窝里点“百步灯”(一盏菜油灯点在一个封闭的铁筒里,常用于行路,能照百步,故得名)继续攻读,同学们下课、放假出去嬉戏,他也不肯放下手中的课本。五四运动的消息传至忠县,方文培出于义愤,将自己仅有的一件洋布长衫扔进了火堆,以示抵制日货的决心。 1921年,方文培以优异的成绩从忠县中学毕业,旋即考入南京东南大学生物系,这是当时全国一所设有生物系的大学,由我国代植物学家钱崇树、陈焕镛等着名教授执掌教鞭。方文培考入生物系的目的只有一个:科学救国。在名师指导下,他很快掌握了几百种植物的习性,学会了植物分类法;每天钻在图书馆里查找资料,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热情。 金佛山上寻“宝藏” 1928年,方文培以优异的成绩从东南大学毕业,不久考上中国科学社会研究所的研究生。当他听说德国植物学家波克、罗斯通在家乡金佛山采集植物标本,撰写论文发表在德国报刊时,不禁跃跃欲试,决心到金佛山“寻宝”。生物所资助他找了两个助手,三人组成的考察队便踏上了征程。 金佛山属娄山山系,海拔2000余米,全山生长着茂密的阔叶林,尤其让方文培兴奋不已的是,金佛山的悬崖上,树林里,瀑布边,处处能看到盛开的杜鹃花。杜鹃花名列世界三大名花之首,中国是名副其实的“杜鹃花之家”,杜鹃花种类繁多,占世界的80%。上世纪三十年代,欧美传教士、植物学家纷至沓来,盗走数百种杜鹃花,并以此为亲本,不断培育新品种。方文培在深山密林中风餐露宿3个月,采得了大量植物标本,并发现了5种世界上从未发现的植物,其中就有3种杜鹃:金山杜鹃、弯尖杜鹃和川南杜鹃,方文培用世界统一的分类法给这5种新植物取了拉丁文学名,这是方文培为植物王国贡献的份惊喜。此外,他还采到了阔柄杜鹃和粗脉杜鹃花朵,大大补充了前人的记载。 方文培的脚步并未在金佛山停止,他沿着四川、贵州交界的崎岖小路,一面采集标本,一面向峨眉山进发。当方文培站在峨眉山脚下时,不禁大为感叹:峨眉山从海拔仅500米左右的浅丘、平原上突起,直上云霄,垂直高度达到了3000米,山脚遍布麻柳、楠木,山腰生长着槭树、天师栗等落叶林,山顶则是高大的冷杉林,由上而下,就是一座自然的植物园。令方文培惊喜的是,峨眉山上,种类繁多的杜鹃从山下到山顶开遍了全山,从春天到秋天,交替开放着绚丽的花朵。方文培欣喜若狂,每天天不亮就采集标本,1个月下来共采集了1000多号、1万多份植物标本。然而,峨眉山的植物资源太丰富了,短时间根本不可能调查清楚,方文培只有遗憾地结束了这次考察。 欧洲遍寻杜鹃花 1931年,恩师钱崇树、陈焕镛推荐方文培到英国爱丁堡大学植物系留学,方文培遂来到英国,他的导师,是世界着名植物学家、爱丁堡大学植物系主任史密斯教授,他跟史密斯学习杜鹃花和槭树的分类,当他看到杜鹃花标本室摆满了来自中国的杜鹃花模式标本,不禁睹物生情,感慨万千:“蜀国曾闻子规鸟,英伦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留学欧洲的3年,也是方文培遍寻杜鹃花的3年,他尽量节约开支,辗转德国、意大利、法国、奥地利,寻找移植这些国家中的中国植物、标本。在爱丁堡皇家植物园,他看到了英国人在云南、西藏采集的植物标本;在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他同样发现了规模宏大的中国植物标本。方文培发现,外国植物标本虽多,研究成果却存在一些谬误,他提出富有创见性的槭树科分类方法,并凭借一篇高质量的《中国槭树植物的分类》获得爱丁堡大学博士学位。 方文培婉拒了异国导师、同学的挽留,回到中国,并再一次来到峨眉山,跋涉于四川的深山丛林之中,深入荒无人烟之地,披荆斩棘,餐风露宿。白天,他翻山越岭采集标本;夜晚,就在昏黄的灯光下,对白天采来的标本做鉴定、记录、分析。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一干就是四年。 方文培发现,峨眉山植物至少在1000种以上,他从中选出200多种具有代表性的植物,编写了《峨眉植物图志》一书,这本200多万字、200多幅插图的巨着一出版就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瞩目,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英文版第6卷中写道:“在三十年代强有力的林奈分类法及西方科学文化影响下,中国杰出的植物学家方文培于1939年发表了槭树科专着,他不仅给了科学的拉丁学名、中文名称及特性,而且用英文着述。后来在他另一部着名的《峨眉植物图志》对这些相关的问题都包含在它的研讨之中。”英国皇家园艺学会也授予他一枚银质奖章,以示敬佩。 方文培常年在山川中采集标本,来了狂风暴雨就住在山洞里,迷路就随便找点吃的对付,山川毒蛇猛兽众多,一不小心就有性命之虞。有一次,他在一个山坡上用望远镜观察一株乔木,竟被误指为探子,硬拉去关押了8天。然而,方文培采集标本的脚步从来没有停下过,他被誉为“当代全面翔实掌握四川植物资源的人”。 没有架子的教授 1948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资助下,方文培应邀到美国讲学,这个中国人受到了美国科学界的热烈欢迎,场场座无虚席。但是,方文培并未陶醉在掌声中,他四处奔走,耗尽钱财,把几千种中国植物标本拍成照片,并又一次拒绝了异国朋友的邀请,来到四川大学执教。当时的川大百废待兴,困难重重,方文培在菜油灯下工作,日子十分清苦,却毫无怨言。 方文培一生采集植物标本11万多号,约50万份,发现植物新种100余个,其中40多种由他命名。这些标本的大部分,方文培都无偿捐给了四川大学,川大植物标本馆的标本储量居全国高校之首,是世界着名的标本馆之一,殊不知,这里凝结着方文培毕生的心血。为了保护杜鹃花物种,方文培多年来大声疾呼,在他和同仁的努力下,华西亚高山植物园的杜鹃花专类园已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的原始杜鹃花保存中心。 多年坚持不懈的研究使得方文培成为了一名杰出的学者,他长期担任中国植物学会名誉理事长、四川省植物学会理事长、中国大百科全书编委、中国植物志编委、四川植物志主编等职务,编写的《中国高等植物图鉴》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中国植物志》第46、52卷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2005年2月,《中国植物志》全部出版,并被评为当年十大科技成果之一,昔日忠县少年“中国人应当有自己的植物志”的梦想终成为了现实。 在学生眼中,方文培是一位好老师。自1937年加入英国皇家园艺学会后,学会会刊《爱丁堡植物学记录》每期都会寄给他,一收到刊物,方文培就拿出来给生物系师生共享。他是大教授,却一点架子也没有,系里外文书刊的订购、复制、打印,只要为了学生,他都乐意去做。学生许光瓒有一次采到一支野生花卉,迎面见到方文培,便上前去请教,方文培笑着说:“治学而好问,这是好的。如果自己首先认真观察思考,不是更好么?”还有一次,方文培带着胡琳贞等几个学生到川西采标本,在横跨一个山沟时,山洪突然暴发,洪水迅速淹到他们腰部,方文培镇静地叫大家一起手拉手,攀上高坡,避免了灭顶之灾。 晚年的方文培住在川大一间小阁楼中,阁楼终日烟雾缭绕,四处散落的全是植物标本。儿子方明渊回忆说:“我们在外面就听见噼噼啪啪的打字机声音,他一生那么多文章着作,都是这么出来的。”除任川大教授,方文培还是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每月有为数不菲的兼职费。钱汇来了,他却从不去取。中科院来人,和方明渊说起此事,方明渊说自己帮父亲取工资,父亲根本就没提过还有这么一份。 1983年的一天,方文培觉得肺部不适,自己走路去了医院,没想到第二天就在医院里辞世了。美国着名植物学家彼得·雷文博士发来唁电:“获悉方文培

防火窗价格
废旧电缆回收
信息发布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