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龙华部九窝现抢地乱局生态线失守政府信用何

发布时间:2019-09-14 11:16:40 编辑:笔名

龙华部九窝现“抢地乱局” 生态线失守政府信用何在

生态线失守、招商项目存疑、政府办公会力压行政法规程序、无序抢地……发生在部九窝的一连串事态,高潮迭起,让深圳人目瞪口呆。前后已不能用“意外”,或者“巧合”去看待,贯穿其中每个环节的,是政府信用的接连失守。后续能否弥补,尚需观其行。观察部九窝,首先需提及一个大背景,即深圳土地资源的整体规划。在深圳1991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中,可开发为建设用地的限度是976平方公里(2020年之前),而深圳生态控制线内的土地被界定在974平方公里。基本上二者各半。对生态线的开发,会带来水患雨灾、水土流失、城市气候变化等影响,因此从国家到地方政府对此都明确严防死守。然而在现实中,深圳生态控制线被侵蚀用做各类建设的情况在过去多年中早已屡见不鲜,从卫星图上查看,深圳已建设用地早已超越了一半,业内人士估计深圳实际建设土地已有七成之多。与开发不足三成的香港形成鲜明对比。在对生态线的侵蚀中,被政府诟病和不断强化管理的是深圳各社区股份公司(原住民)的各类“历史遗留问题违章建筑”,近年从政策面上对这类非法建设不断收紧。就在不久前,深圳还出台了《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优化调整方案》,明确表态严厉查处基本生态控制线内违法建设行为,并要求各部门加强监管。部九窝地处羊台山森林公园区域,其中二期紧邻长岭陂水库,是官方认定的生态控制线内土地。选该地作为余泥渣土受纳场,本身就值得商榷。深圳尚有可建设土地中的未开发地块可供临时之用,此前申报部九窝受纳场土地时,也是申报的临时用地。何苦闲置可建设用地,转而掘地羊台山?位于中轴线的龙华本就交通拥塞,泥头车的常年排队行驶,更加剧了此地交通隐患。如今二期扩建,更是未得到充分的环评和公示。直接威胁到长岭陂水库的饮用水源地。目前我们可以明确的是:部九窝的生态控制线内土地,是属于深圳人的公共资源;部九窝土地的开发利用过程中,均涉及到商业利益环节。以上两条定位,加之深圳生态控制线薄弱的现状,本就要求政府代人民行看管之责,对其土地的开发、利用,要严格限定在法规程序范围之内,要对人大、当地居民有明确的公示。如今我们看到的是相反的情况,侵占生态线土地的部九窝受纳场项目本身,人们就不知政府对其补贴的多少和收入的流向。后续更进一步,一期临时用地到期后不但没有按承诺封场复绿,反而引进多家单位、企业继续进行开发,并导致了“抢地乱局”。以绿发项目为例,政府能否对公众说明其必要性?招标中是否对其资质严格审查?1元钱标准的依据为何?作为特许经营行业,政商联系紧密,以“灰色”方式进行,已让政府信用受损。其间市政府办公会不断对各职能部门施压,要求“特事特办”,罔顾环保、水电和土地规划的各类行政法规程序。试想,如果政府日后收回大片被民众占用的生态控制线土地,却转而以这种方式进行违法违规和不透明的开发,何以服众?如何让市民不理解为“与民争利”?信用是社会正常运转的保障。在部九窝事件上,政府信用已失守。目前部九窝二期仍在受到龙华当地政府和民众的质疑,接下来政府能否挽回信用,仍有待观察。生态线失守、招商项目存疑、政府办公会力压行政法规程序、无序抢地……发生在部九窝的一连串事态,高潮迭起,让深圳人目瞪口呆。前后已不能用“意外”,或者“巧合”去看待,贯穿其中每个环节的,是政府信用的接连失守。后续能否弥补,尚需观其行。观察部九窝,首先需提及一个大背景,即深圳土地资源的整体规划。在深圳1991平方公里的陆域面积中,可开发为建设用地的限度是976平方公里(2020年之前),而深圳生态控制线内的土地被界定在974平方公里。基本上二者各半。对生态线的开发,会带来水患雨灾、水土流失、城市气候变化等影响,因此从国家到地方政府对此都明确严防死守。然而在现实中,深圳生态控制线被侵蚀用做各类建设的情况在过去多年中早已屡见不鲜,从卫星图上查看,深圳已建设用地早已超越了一半,业内人士估计深圳实际建设土地已有七成之多。与开发不足三成的香港形成鲜明对比。在对生态线的侵蚀中,被政府诟病和不断强化管理的是深圳各社区股份公司(原住民)的各类“历史遗留问题违章建筑”,近年从政策面上对这类非法建设不断收紧。就在不久前,深圳还出台了《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优化调整方案》,明确表态严厉查处基本生态控制线内违法建设行为,并要求各部门加强监管。部九窝地处羊台山森林公园区域,其中二期紧邻长岭陂水库,是官方认定的生态控制线内土地。选该地作为余泥渣土受纳场,本身就值得商榷。深圳尚有可建设土地中的未开发地块可供临时之用,此前申报部九窝受纳场土地时,也是申报的临时用地。何苦闲置可建设用地,转而掘地羊台山?位于中轴线的龙华本就交通拥塞,泥头车的常年排队行驶,更加剧了此地交通隐患。如今二期扩建,更是未得到充分的环评和公示。直接威胁到长岭陂水库的饮用水源地。目前我们可以明确的是:部九窝的生态控制线内土地,是属于深圳人的公共资源;部九窝土地的开发利用过程中,均涉及到商业利益环节。以上两条定位,加之深圳生态控制线薄弱的现状,本就要求政府代人民行看管之责,对其土地的开发、利用,要严格限定在法规程序范围之内,要对人大、当地居民有明确的公示。如今我们看到的是相反的情况,侵占生态线土地的部九窝受纳场项目本身,人们就不知政府对其补贴的多少和收入的流向。后续更进一步,一期临时用地到期后不但没有按承诺封场复绿,反而引进多家单位、企业继续进行开发,并导致了“抢地乱局”。以绿发项目为例,政府能否对公众说明其必要性?招标中是否对其资质严格审查?1元钱标准的依据为何?作为特许经营行业,政商联系紧密,以“灰色”方式进行,已让政府信用受损。其间市政府办公会不断对各职能部门施压,要求“特事特办”,罔顾环保、水电和土地规划的各类行政法规程序。试想,如果政府日后收回大片被民众占用的生态控制线土地,却转而以这种方式进行违法违规和不透明的开发,何以服众?如何让市民不理解为“与民争利”?信用是社会正常运转的保障。在部九窝事件上,政府信用已失守。目前部九窝二期仍在受到龙华当地政府和民众的质疑,接下来政府能否挽回信用,仍有待观察。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门店管理软件
小程序分销系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