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天降神皇 第六章 宫徵羽

发布时间:2020-05-22 10:16:54 编辑:笔名

天降神皇 第六章 宫徵羽

接过公孙少羽手中的烤鸡,轻嗅着那让人口舌生津的香味,看着金黄的色泽,油光流转的嫩肉,李暮汐食欲大开,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的她早已饿的不行,饶是如此,她仍旧保持着大家闺秀般的端庄和优雅,文静的吃相俨然不似平常人家女孩。

“好好吃,少羽,没想到你还会烤肉呢…”

“我在野外生活过。姐姐你喜欢就好。”

“少羽,这是什么地方,你能给我讲讲嘛?我很奇怪诶”

公孙少羽便大致的给李暮汐介绍了元界的情况。元界幅辽广阔,大小国家数十个,基本上为家族式国家,这种家族势力极为庞大,另有众多修玄门派林立,实力不容小觑。

“果然,我还是穿越了…”李暮汐心里有些迷茫的想了想,带着些许伤感。

“姐姐是哪一国人呢?”

公孙少羽看着李暮汐的奇特装饰,说道。

“我来自华夏,一个遥远的国度。”

李暮汐说出这些话之后,竟然有些想哭的冲动。多少人,在离开家乡之后,方才能真正体会“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感觉。

似乎看到了李暮汐眼中流露的伤感,公孙少羽也有些惆怅满怀,传授给自己众多绝学,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师父摘星圣尊,方才相见不过数个时辰,便消失在天地之间。那一声声关心的话语仿佛还萦绕耳旁。

公孙少羽拿出空间戒指中所藏的古琴“独幽”,此琴乃公孙少羽师父宫徵羽所赠,为锦瑟宫五大名琴之一,想起师父宫徵羽,公孙少羽心中又是一阵怅然思念。

平身而坐,轻抚琴身,望着眼前的独幽,公孙少羽像是在抚摸心爱女子一般,眼神之中,充满了欣赏与喜爱。这是一种李暮汐从未见过的眼神,让她对那琴充满了羡慕。

琴身以桐木所制,并以梓木为底,皆采用精心挑选之木料。鹿角霜与生漆调和,采取虢山之漆树制成生漆,混以朱红颜料。最后覆于桐油,精磨细研。终于整个琴身,光泽如玉,全身泛晕,触感如暖玉般温润,细小部分均用珍贵玉石构成,错落有致之间似乎暗含某种玄机。更为重要的是,琴弦乃是以天地奇物雪极冰蚕丝所制,柔韧不失刚度。清幽淡雅,古朴有致。

深吸一口气,公孙少羽深情的目光落在独幽之上,仿佛与琴身融为一体,魂入琴中,似乎在与琴魂沟通,这是公孙少羽自己的领悟,欲弹奏,先与琴同心。

感受到独幽深处熟悉的悸动,公孙少羽嘴角微翘,这是一琴一人多年来养成的默契,如心有灵犀一般。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几声悠扬的音律自深林中响起,公孙少羽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掠过。

初时,琴声婉转,似诉无限愁思。李暮汐被琴声带入深深的思念之中。恍惚之间,她竟回到了熟悉的家,那房间的床柜摆设陈列如初,客厅里,父亲母亲正慈爱的看着她,将她拥入怀中……李暮汐双目依旧呆滞,似乎陷入某种回忆,不断涌出的泪珠自粉嫩的面颊滑落也不自觉。

弦弦掩抑,似诉衷肠。琴声意乃弹者心也,此刻公孙少羽同样陷入回忆思念之中。摘星圣尊那慈祥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但人已不知何处去…那一幅幅人物画面如同幻灯片般在他心中放映。

在他脑海里,出现一个清丽的背影。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背影气质清冷,三千青丝绾于一紫色发带,白色宫装,以湖蓝色缎带束腰,将那腰肢衬托的如弱柳扶风,衣裙之外微披白色轻纱,纤得衷,修短合度。芳泽无加,铅华弗御。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师父…”

这正是他最为思念的人儿啊…自幼便与师父宫徵羽生活在一起的公孙少羽,对宫徵羽有着一股深深的依恋,那种情感,丝毫不亚于同母亲姬紫霄的。

琴声忽然有些急促,像是在期待催促着宫徵羽转过身来。

背影已经如此令人痴迷的宫徵羽,终于于千呼万唤之中,缓缓转过头来,衣裙也随之摆动,如一朵绽放的白莲。

那光洁如玉的额头,两弯似蹙非蹙的烟眉下面,是一双流光星亮的水晶眸子,那眸中璀璨若含繁星。美眸之下,却戴着白色面纱,半遮面的诱人之态如此让人着迷。在轻纱宫装的衬托之下,清丽淡雅如同深谷之幽兰。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此刻那美目,正紧紧盯在公孙少羽身上,眼含关切与鼓励。

继而琴声再转,如同凤求凰一般婉转摇曳。宫徵羽一双星眸露出一丝无可奈何,仿佛在说:“好了,都依你,不要伤心了…”

宫徵羽伸出玉臂,轻轻摘下面纱,随着面纱的脱落,一张芳华绝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展现在公孙少羽面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些词,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出那盛世芳华。

那高挑精致的琼鼻,晶莹剔透的蕴彩樱唇,配上那魅惑天成的眉眼,延颈秀项,皓质呈露,构成了一张含着万千风情的容颜。

但偏偏这幅魅惑人心的容颜,却又搭上这个清丽淡雅,仙气袅袅的气质,让人内心矛盾重重,勾人心魄,欲望丛生,却又不敢在那圣洁的气质之下放肆。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成魔成佛,一念之间。

公孙少羽面带喜色,见到自己师父宫徵羽绝色的容颜,心头有些雀跃。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每次见到,都让他心的砰砰跳个不停,如同小鹿一般乱撞,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但他却乐意于沉溺其中。

画面之中的宫徵羽,面露娇嗔,眼含宠溺,却好似在说:“开心了吧,小坏蛋,我们在栖凤谷等你。”

随之,整个人影消失不见,款款细语似乎还萦绕在耳,却已仙踪难觅。

公孙少羽心中有些意犹未尽,但的那份急切的思念却已疏减了大半。

抬眼见到李暮汐泪眼婆娑,仍旧沉浸在思念家人的伤感之中。公孙少羽心念一动,指法顿时变化,只听得似银瓶咋破,铁骑突出般气势陡然变化。

那是珠迸于玉盘,露泣于香兰,凤鸣于东山,龙啸于天穹。时疾时缓,时扬时抑,时为流水潺湲,时为泰峰崩裂,曲曲心律便已如同暖流一般流入李暮汐的心扉,滋润着那因思念干涸的心田。

清风徐入,众鸟应和;银辉泼洒,山泉叮咚。

这一曲风不似上曲萋萋,仿佛是在安慰、鼓励和赞美。

生死离别,人之常情。“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是一句劝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是一种期盼;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离别固然情伤,但珍惜眼前,放眼未来才是对待离别的最好态度。

与其沉溺过往,不如沐浴晴朗。

离别,不过是为了更好的重逢。不是吗?

陷入思念的李暮汐在这悠扬轻快的琴声之下渐渐振作,仿佛在她寂寞无助的时候,公孙少羽全身沐浴着金光,如天神一般,对她伸出了温暖的手,说:“别怕,有我。”

李暮汐紧紧的握住那只温暖的手,美目深深的望着那令她痴迷的绝美侧颜,露出甜甜的微笑。

爸爸妈妈,我会好好生活下去,珍视眼前和未来。李暮汐看着那远比地球上大而亮的圆月,心里暗暗说道。那些伤感,随着琴声袅袅散于天际……

夜色渐深,淡淡的清雾状气体开始在树林之中弥漫。

“起雾了?”

李暮汐眨了眨眼睛。

“不,这是瘴气。”

公孙少羽沉声说道。此时正是秋季,落叶于土壤中腐烂之气,曰为瘴气。在这个密林之中,又有许多含毒植物,更加深了瘴气的毒性。

好在公孙少羽早已备好避瘴之药——薤叶芸香草丸,所以他并不担心。

薤叶芸香草丸是密林之中人皆必备的良药,但若是普通人服用,虽能解瘴气之毒,却会产生腹泻等不良副作用。

公孙少羽拿出两个玉瓶,打开其中一个白色玉瓶说道:“这是启凡开玄丹,姐姐,你先服下它,我要为你洗精伐髓,改善体质。”

启凡开玄丹,顾名思义,乃开启凡人玄脉之物,此丹虽然名字平淡无奇,却为圣域独有之物,受到帝国严格管控。这也是为何圣域实力这几年远大于其他国家的原因,能让普通人甚至无法修玄之人获得修玄的珍贵机会,这让帝国拥有的修玄者远甚于其他国家。

而那些通过帝国提供丹药获得修玄机会的人,对帝国肯定十分感激,从而其忠诚度也大大提高。所以,启凡开玄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圣域也知道不能限制的过死,每年也会开放一批启凡开玄丹的购买权,用以制衡之术。

此丹的创造者,却是公孙少羽,这个惊才艳艳,当年只有八岁的少年儿郎。

肇庆癫痫病医院咋样
脾胃虚消化不良的症状
什么是老年性阴道炎
六安白斑疯医院
陕西白斑疯医院
安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德州白癜病医院
吉林治疗白斑病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