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狂战八荒 百八十三章 风叶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1:49 编辑:笔名

狂战八荒 百八十三章 风叶

“蹬。”

魔手的肉身也颇为强大,被轰入地面,只是张嘴突出一口黑红色的血液,便是立马翻身爬起,动作敏捷无比,似乎所受伤势也不算严重。

“噗。”

但是魔手才是堪堪站稳,其体表黑袍的一侧,竟是发出噗的一声轻响,飞快软化变脆,劲风稍稍一卷下,那一处衣衫便是化作苍白颗粒簌簌洒落而下,露出魔手黑袍下的身躯

只见魔手露出黑袍外的肌肤,大部分是漆黑模样,加上魔手那骨瘦如柴的身躯,那一副躯体,简直不是一个人族修炼者能够拥有的。

漆黑肌肤才是稍稍一显露出来,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的了下去,先是显露出一丝苍白之色,接着苍白之色也是迅速退去,一丝丝枯黄之色也是飞快弥漫而上,与之同时,之前魔手被狰狞巨掌轰中的地方,都是迅速试水干瘪了下去,甚至有着一丝淡淡的死气悄然弥漫而出。

“啊啊…该死!”

本是稳稳矗立地面的魔手,竟像是承受了什么难言的疼痛一般,即使强悍如他,也是狂乱的挥舞着尖利双掌,向着伤势处按去,同时也是大力催动体内浑厚灵力,全力向伤势处压迫而去,颇为狼狈的样子。

这一切发生,都不过是电石火光之间,魔手便是被生生击退,连魔护都是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黄色狰狞巨爪,其上弥漫的诡异气息,即使是他也是忌惮无比,若是之前那一击落在他身上,恐怕他的下场也不会比魔手好得太多的。

“这小子太古怪!”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一时间魔护竟是不敢轻易出手,只见他瞬息蹬蹬爆退十数丈,双手紧紧攀上噬魂链,黑芒涌动下,大力灌注灵力其中,抛上半空,几个摇摆,便是把噬魂链催动起来。

“哐当当。”

缠绕着一缕缕诡异黑芒的噬魂链,发出嗡嗡声响,呈大状护在魔护周身,其上不断有着道道银芒晃动,同时有着一丝丝不寻常的波动弥漫而出,似乎这噬魂链,对修炼者的精神力有着不小的影响。

噬魂链才是一施展而出,魔护的底气也平添了不少,罩在黑袍中的两点猩红不断跳动,精神力也是一放而出,全身戒备的样子。

但是魔护再等了一会儿,类似之前那一道强悍攻势,却是没有出现。

“该死的,又被这狡猾的小子摆了一道!”

脑袋稍稍一转,魔护也是回过神来,两道猩红急促跳动两下,面色低沉的骂道,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意味。

想来也是,若是流凡能够随意施展出这般强大的攻势,为何之前厮杀之时,没有出其不意的施展而出。

而凭借流凡现在的实力,能够施展出一次这般强大的攻势,也很是不错了,哪里还会有余力施展出下一道攻势?

魔护想到此,也再没有犹豫,大脚一蹬地面,带着浓浓黑雾,高速向着流凡轰杀而去,劲风迅猛闪动,速度只快不慢!

而远处的流凡却是像一座挺傲山峰,稳稳矗立地面,其上淡灰色的灵力轻纱,竟是在全力催动灵力下,蔓延出三丈范围,完全把其身形盖住,而失去魔护支援的淡黑色烟雾,也是在流凡的荒芜之力的侵蚀下,消耗得一干二净,至于那本是在灰芒中若隐若现的黄色光芒,却也不知道何时尽数消失不见了。

魔护猜对了流凡不能够施展出下一战攻势,但是却是不知道,那一道攻势是荒龙施展而出的,而且荒龙可是不好惹的。

“流凡小子,聚灵仙树内的灵力喷薄临近,空间波动也越是絮乱,本尊冒险施展出一道攻势也是极限,下面就看你了。”

早在黄色狰狞巨掌缓缓消散而去的同时,荒龙淡漠的声调也是缓缓传入流凡耳中,随即荒龙果然也是很果断的渐渐沉寂了下去。

“荒前辈,谢了。”

流凡略有些沙哑的淡淡声调,也是缓缓传出,在周遭淡灰色灵力轻纱的笼罩下,竟是有着一丝沧桑的诡异味道。

话音刚落,稳稳矗立地面的流凡缓缓抬起头颅,浓密黑眉微微一挑,看向前方,那一对微微闪动的漆黑双眸深处,竟是不知道何时,已经缠绕上一丝丝淡灰色光芒,流转在双目何总,带着一丝沧桑意味。

“呼呼——”

弥漫三丈的淡灰色灵力轻纱一个翻滚下,竟不约而同的是向着中间一收而去,一个席卷下,又是浮在流凡体表,其上灰色光芒流转,凝练了不少,气息与一般的灵台境存在相比,着实强大了不少。

流凡本是古铜色的肌肤,竟不知何时变作了淡灰色的模样,整个肌肤像是自然而然就是如此,整个肉身像是凭空附上了一层淡灰色岩层,给人以坚不可摧的错觉。

正是流凡全力施展荒决,牵动灵台,催动而出荒芜!

一级荒体,是渡过一重荒劫后,顺利凝练一级荒体,从而能够催动而出的一种强大手段。

荒芜只要一催动而出,不仅肉体的力量大增,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也会大幅增加,这也是修炼荒体成功后,荒决的霸道所在。

次催动出荒芜,暴增的力量,也是使得流凡稍稍有些不习惯,而其中的隐秘现在却是没有时间探究。

“蹬。”

遥遥冲杀而来的魔护见此,却是面色一变的止住身形,周遭黑雾大涨的往身上一扑而去,也是在周身凝练出一道三丈范围的灵力轻纱,在灵力翻滚下,颇为浑厚的样子。

“魔护,你们还要来试试吗?”

流凡夹带着淡灰色光芒的双眸微微闪动两下,扫了远处的魔护一眼,淡淡出声道。

“桀桀…该死的小子,我要把你的骨头一根根的捏碎,再慢慢品尝!”

魔手此刻也是压制住伤势,怪笑着呼啸而来,气急败坏的大骂不已,杀气十足的冲杀而来,气势凶悍逼人。

黑芒一卷,魔护、魔手两人又是汇聚一处,四点猩红透过黑雾,悄悄打量着远处的流凡,似乎有些惊疑不定。

“魔护,怎么不出手?”

魔手可不是太过于愚蠢,虽是愤怒无比,在魔护没有丝毫出手意思的情况下,也是谨慎的凝住身形,小心翼翼的传声问道,显然之前那般攻势,也是使得魔手心存忌惮了起来。

“看那小子的手掌。”

魔护高大身形稳稳矗立地面,黑袍内的两点猩红急促跳动两下,隐隐低沉的音调缓缓传出。

闻声,魔手也是抬眼看去,才是稍稍一望,魔手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周遭黑芒竟是蓦然一卷,威势大涨,一副全神戒备的样子。

只见流凡两只手掌,自然而然的垂落而下,特别是右臂,像是没有丝毫力量,软软的垂下一旁,似乎没有丝毫力量,而其手腕以下,一直蔓延到五指处,却是没有淡灰色的颜色覆盖而上,其上皮肤很是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像是生机被凭空摄去了一般。

而另一只手掌,虽然也是苍白无比,却仍是有着丝丝血色弥漫其上,并且仍是有着濛濛绿光弥漫其上,正是狗牙吊坠不断传输能量而去。

在流凡右手掌上,轻轻衔着一枚淡灰色的叶子状事物。

这叶子状事物上纹路密布,支线细致,仿佛是一枚刚刚摘落的叶子,晶莹珍贵。但是若是仔细一看,便是发现,这叶子赫然是由流凡的精纯灵力凝练而出,并且与流凡丹田上铭刻而出的那枚叶子很是相似!

沧桑,自由,凌厉的气息,毫无抑制的弥漫而出,看其上弥漫而出的波动,竟是堪比初级层次的中品灵器!

流凡在荒龙的帮助下,竟是险之又险的融合了六枚风团,并且只损失了一只手掌,便是完成的样子,而且这终形态,竟是出人意料,恐怕连流凡自己,都是意料不到,会凝练出这般形式的攻势。

“我便称你为风叶吧。”

流凡右臂微微一抖,狭长叶子便是一个模糊的飞快伸长了起来,在短短时间内,竟是变作了数尺长短,像是一把狭长的尖利朴刀握在掌中,淡灰色的灰暗光芒在其上悄然流转,惊人的凌厉气息,也是毫无抑制的弥漫而出。

“蹬!”

才是完成了这一举动,流凡竟是直接毫无犹豫的一蹬地面,向着魔手两人一扑而去,速度快得惊人,竟是在原地留下一道略微模糊的残影!

“桀桀…这小子找死!”

魔手见此,心上也是微微一跳,但是随即狞笑一声,便是向袖袍中一探而去,同样摸出一道淡银色的噬魂链,哐当当声响大作下,与魔护守在一处,全力戒备高速掠行而来的流凡。

在两人眼中,有了噬魂链的助力,流凡这般实力,近身来战,简直是找死!

流凡主动出击,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才是一催动出荒芜,便是感应到体内灵力的飞速消逝,以他的估计,恐怕不出十分钟,他体内的灵力,都是会彻底消逝而去,拖得越久,对他也越是不利。

“斩!”

十数丈的距离,短短两个呼吸间,便是被流凡掠尽,流凡还没掠至黑雾前方,便是唰的一下举起手中风叶,冲着浓浓黑雾遥遥一斩而下!

浓浓的风之气息毫无抑制的一卷而出,一道蔓延数丈的淡淡灰芒,从其上一个闪动的浮现而出,并在半空微微一抖后,便是冲着黑雾中间蓦然一闪而去。

淡淡灰芒上,携带着诡异荒芜之力途径之处,浑厚的天地灵气像是遇到了一般,莫不是惊恐的向两边飞快逃逸而去,若是逃逸得晚些的天地灵气,都是会被灰芒凭空触碰到,并且诡异的消散不见,像是凭空被侵蚀掉一般。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保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吉首治疗白斑病费用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保山好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