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我的文学书缘

2018-11-10 19:23:36
我的文学书缘 书和“文化”该是亲戚关系,至少是文化的载体,也是文化得以传承的功臣,爱读书的人也就多少有了点文化人的味道,我权且凑个热烈,充当一下文化人。

床头1盏精美台灯、桌上几本小书,夜深人静,躺在床上随手翻阅,常常让我觉得人生是如此美丽! 小时候,家里不富裕,父母也没什么文化,但我却爱读书,从小人书、画本开始了我的读书之旅,只要是能够抓到手里的,便不眠不休、一气读完。

上学后,读的书多起来,才渐渐懂得品书。

只是这文学书缘自小结下了,也便是一辈子的事了。

记得家里人多房子不大,我和三姐住一个小房间。

晚上熄灯前,3姐手里总是捧着租来或借来的书,什么《野火春风斗古城》、《新儿女英雄传》、《苦菜花》等等。

我不敢争,只好等她不看了才偷偷拿来看。

因为已经熄灯,就藏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现在想起来,昔日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中学时有个老师姓王,教语文,教书育人都是少见的好,我欣赏背诵古诗词、阅读名著就是这位老师引导的结果。

教室的黑板上每天都有一首诗词,我们背会后,他穿着中山装朗朗讲读,教室里一丝杂音也没有,再淘气的学生也忘了捣乱,静静地听,如同欣赏音乐——“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我是语文课代表,他给我额外开了好多书单,我照单逐一读来,受益匪浅,作文越写越好,经常被当做范文朗读。

现在我每次回家乡,都要去看看他老人家。

到了假期,更是我读书的好时光。

不像现在的孩子,假期也要去补课。

那时放假回家,先是帮妈妈做完洗涮等杂七杂八的家务活,剩下的大把时间就用来看书。

当时姐姐已在旗工会工作,她把我领到工会图书馆,我面对满眼的好书,真是乐不思“家”!更难得的是可以一次带回去多本书。

我国的很多古典名著,还有司汤达、果戈理、托尔斯泰、玛格丽特等一大批世界知名作家的书,都是在那时读的。

记得有时读累了,走出院子,两眼还是直的,从书的情节中出不来,邻居大婶打招呼也反应迟钝。

大婶悄悄和我妈说:你家老四可别学傻了啊!她还以为我是在备战高考呢。

上了大学,学的是法律,56门法律专业课和英文循序渐进读下来,也不觉吃力,毕业成绩也还不错。

但是一个法律生,坚守文学梦却是我大学生活中的1抹亮色。

记得日本的古典名著《源氏物语》,还有川端康成、白先勇、张爱玲等人的书都是那时细读的。

一届同学中还有如我的同道者,因而成立了文学社,定期交流读书经验、写文章、办文学刊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